当前位置:sinogiant.com宠物崇州再现忠犬“八公”
崇州再现忠犬“八公”
2022-07-06

忠犬八公的故事是教授收养八公,每天八公送教授也去上班,下班等教授回来,后来教授去世,八公每天依然在车站等待,9年的时间,从未间断过,直到生命的枯竭!然而在几年前的崇州街子古镇,类似八公的事情!

不知是被主人遗弃还是被遗忘,小狗每天等候在与主人分别的车站,每当客车进站,它都会上车去闻闻看看。小狗曾经在古镇等待超过半月。就像《忠犬八公》催泪无数人一样,“黄黄”的故事经本报报道后,迅速传遍全国,被称为成都版“忠犬八公”。后来来自北京等地的众多读者来电,自称是狗的主人,要认领这只忠犬。

认犬

两女士都称是狗主

那时,记者再去街子古镇时,发现“黄黄”火了。“好多人拿着华西都市报来问这条狗在哪。”光严禅院停车场的苟惠群说。

“我觉得它就是我不小心走失的灰灰。”家住太升南路的余女士和丈夫专程驾车到街子,看到狗狗时,余女士眼泪花包起了:“哎呀,就是我的狗儿。”“不得哦,这狗是我家的。”余女士的话被一位杨女士打断,她是看了报纸后专门从新津赶过来认狗的。

当天上午,来认狗的竟有十多位,最后大家用最原始的方法分辨--唤小名。“灰灰、灰灰!”余女士大声喊,“黄黄”毫无反应,余女士一脸失望,“可能不是我的灰灰,以前一叫就扑上来的。”余女士退出了。“闷闷,过来。”杨女士跟着喊,“黄黄”也是无动于衷。经过辨认后,来者都不是“黄黄”的主人。不过也有寻狗者不甘,认为“黄黄”丢的时间长,对原来的小名不敏感了。

找犬

有人要打飞的认领

接到几十条询问“黄黄”的热线,其中还有北京的。“我的狗狗在2012年走失了,它叫'豆豆',在北京是有户口的。”北京的陈广泽先生打来电话说,前年他将狗寄放在朋友家,再去接回时发现已走失。“豆豆已经12岁了,和报纸上照片完全一样。”他说,自己要坐飞机来成都找狗。

和陈先生一样,寻找爱犬的人很多,“我在资阳,我想来接我的狗狗。”乐至的李小姐带着哭腔说,她还特地告诉记者,自己的小狗特别忠诚,“黄黄”不仅样子像,而且对主人的期盼也更像她的狗,“可能我狗狗遭拐到了成都,被扔在那里,或者它自己跑脱的。”她随后称要连夜赶往街子。

收犬

爱狗人代养等主人

当天下午5点左右,得知“黄黄”已被来自新津的徐先生接走了,“我们全家都很爱狗,我一定会好好养它的。”徐先生说,他并不是以主人的身份接走狗的。考虑到天气越来越冷了,狗狗甚至可能没有容身之所,才决定领走这只小狗。“我暂时先带着狗狗回家,等待它真正的主人来接它回家。”考虑到狗狗可能是被人遗弃,徐先生承诺,一定好好照顾狗狗。